股票杠杠平台-首席经济学家把脉全球政经格局与中国经济!2024年有哪些机遇与挑战
你的位置:股票杠杠平台 > 股票资金杠杆 > 首席经济学家把脉全球政经格局与中国经济!2024年有哪些机遇与挑战
首席经济学家把脉全球政经格局与中国经济!2024年有哪些机遇与挑战
发布日期:2024-03-01 11:29     点击次数:116

  1月13日,2024年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年会在上海北外滩开帷幕。

  刚刚过去的2023年,受通胀上升风险、货币政策收紧预期、贸易保护主义加剧等因素滋扰,全球经济复苏压力重重。同时,俄乌战争持续、巴以冲突升级等地缘政治风险事件给全球稳定造成巨大威胁。本次年会以“周期重启还是秩序重塑?——全球经济复苏的逻辑”为主题,超50位国内外一流金融机构的首席经济学家和各方专家齐聚一堂,围绕全球政经大变局与中国新战略、全球产业链重构与新经贸关系、中国式现代化与新增长模式、高质量金融与新资本市场等多个重磅议题展开“巅峰对话”,分享洞见智识,在解读全球政经格局的基础上共议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之策。

  上海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副局长陶昌盛在致辞中表示,2024年,上海将深入贯彻落实去年11月末12月初习近平总书记考察上海重要讲话精神,按照中央经济工作会议、中央金融工作会议和十二届市委四次全会的部署要求,推动金融高质量发展,从做好科技金融、绿色金融、普惠金融、养老金融、数字金融“五篇大文章”;推动金融高水平开放,增强全球资源配置功能;更好统筹发展和安全,营造优良金融营商环境等方面入手,不断增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竞争力和影响力,以金融工作的新进展、新成效为金融强国建设做出应有贡献。

  图为陶昌盛

 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席、原国务院参事夏斌在致辞中表示,2012年11月成立迄今,论坛成员深入把脉国内国际经济形势,向决策层反映市场最真实的声音,利用“合众效应”达成1+1>2的专业价值。未来,论坛要前瞻性思考中国经济可持续发展中的根本性问题,保持高质量的研究成果,持之以恒向决策层提交接地气、讲系统、讲衔接,具有可操作性的政策建议。

  图为夏斌

 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长连平在做题为《“五双”因素共推中国经济稳步增长》的主旨演讲时表示,2024年,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或双扩张;准备金率和利率水平或将双双下调;基建投资和制造业投资相对稳定的双驱动;消费和出口双企稳;CPI与PPI的双回温等“五双”因素,将对推动经济保持平稳增长、基本达到预定增长目标发挥非常积极的作用。

  图为连平

  具体来看,财政货币政策双扩张方面,他表示,2024年财政政策扩张基调非常清晰,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协调配合非常重要,宏观政策的双扩张效应能够较好地符合经济运行的实际需要。

  双“率”携手下调方面,他认为,准备金率的下降需求更大,相关政策掣肘更少。利率下调方面,考虑到美联储利率水平可能在上半年维持高位,或对我国“降息”产生一定的掣肘。

  投资双驱动方面,他介绍,2023年房地产投资持续承压,基础设施投资相对稳定,制造业投资增速表现较好。2024年,基建投资增速会明显加快。新的1万亿国债是用于预防自然灾害的许多基础设施,会拉动一些社会资金进一步投资。鉴于此,预计将额外带来4%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增长,并使2024年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增速升至8%左右。

  消费和出口双企稳方面,连平表示,2023年消费增长在低基数效应下呈现反弹,2024年预计消费将继续保持平稳恢复。对于出口来说,预计2024年出口继续保持韧性,增速将保持相对平稳。具体来看,全产业链优势、中高端制造水平不断提升、出口市场多元化战略逐步见效等都将对出口形成支撑作用。

  物价双回温方面,在他看来,2024年物价可能会双回温。具体来说,CPI可能会出现温和上涨,涨幅大约1.5%,处在一个比较温和回升的状态。PPI出现回升也是大概率事件,可能在下半年走向一个正值。

  市场普遍预期2024年中国GDP增速将达到5%左右。连平认为,能否实现这一目标主要取决于三个变量:一是房地产的复苏企稳情况,尤其是关注针对房企系列政策落地的效果;二是金融市场与民营企业的风险能否得到缓释;三是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协调配合。

 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研究院院长、原央行调统司司长盛松成在做题为《我国房地产逐渐企稳,未来可能呈现“L”型态势》的主旨演讲时指出,房地产问题是我国当前经济最需要解决、相对最难解决也是一定会解决的问题。目前,我国房地产市场逐渐企稳,未来可能呈现“L”型态势。

  图为盛松成

  他介绍,我国房地产市场逐渐企稳,房地产行业景气度小幅提升,新房售价微涨,房地产销售情况正在好转。但本轮房地产调控从2020年开始,整个过程将需要4—5年时间。

  “在这样的背景下,房地产对经济的拖累可能减缓。土地出让金降幅收窄,未来房地产开发投资有望改善。”他说,经济高质量发展将限制房地产对资源的占用。房地产仍是支柱产业,但将不会大幅度扩张。本轮房地产调控是趋势性的,不是周期性的。从均衡发展的角度来看,我国未来不可能再通过房地产大幅拉动经济增长,应使资源更多流向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。本轮房地产调控是必要的,房地产市场在逐渐企稳。

  汇丰银行大中华区前首席经济学家、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副理事长屈宏斌表示,从经济的角度看,全球地缘政治大变局有两个重大转折,一是全球化向逆全球化转变,二是中美关系逆转,竞争显而易见。这两个转折可能引发全球市场和产业链巨大波动,过去30年享受的全球化红利,也就是高速增长、低水平通胀、相对稳定的商业环境不复存在,我们将面临一个低速增长、高水平通胀、高风险的全球环境,无论产业链、供应还是需求市场分割方面都亟待重构。我们要积极应对挑战,千方百计避免最坏的情形,争取最有利局面。

  图为屈宏斌

  高盛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闪辉做题为《这个周期确实不一样》的主旨演讲。她认为,传统的经济周期若看到通胀快速上涨,央行将被迫加息把通胀压下去,经济会有非常强的衰退风险,但这次全球主要经济体都保持很高的通胀,达到6%、7%,通胀下来的速度也非常快,而劳动力市场比较健康,失业率并未大幅上升。站在这个节点看去年、前年,全球经济其实经历了一个疫情背景下的周期,各方面的供给侧都遭受巨大冲击,过去一年是一个修复的过程。所以说,“这个周期不一样”。2024年很多这方面的影响仍处于退却的过程,可能到2025年的这个时候,疫情就完全不再对经济或者通胀带来那么大的影响。

  图为闪辉

  她还介绍,高盛对于2024年全球经济增速相对乐观,对美国经济增速的预测为2.3%,中国经济增速为4.8%。对于美国经济增长乐观的原因是美国经济以消费为主,居民收入增速在2023年开始稳健。“我们对今年美联储降息的预测是3月开始降息,或在3月、5月和6月降息三次,全年有5次降息。”她说,但如果美国通胀有上升的迹象,降息步伐也可能放缓。此外,欧洲也与美国相似,欧央行在4月开始降息,步伐会更快。高盛预期中国的经济增速在4.8%,这其中需要房地产稳健,全球贸易增长,财政货币政策的支持。

  鹏扬基金首席经济学家陈洪斌做题为《2024年全球经济和市场展望》的主旨演讲。他认为整个2024年物价水平是明确的,总需求收缩是明确的,衰退的风险是明确的,债券的确定性要更好。

  图为陈洪斌

  西班牙对外银行亚洲首席经济学家夏乐在做题为《近岸外包:谁将是赢家?》的主旨演讲时指出,过去五年中国出口占全球市场的份额在提高,如今无论美国还是欧洲对于中国出口都相当敏感。而中美之间,包括贸易、金融、科技领域的竞争已成定局,双边关系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要摸索磨合,这些都是构成近岸外包兴起的最重要推动力。面对这种趋势,中国应当通过政府鼓励自己的企业走出去,还是设定一定的限制,不让自己的产业过快、过早走出去,有待相关各方提出有益的洞见。

  图为夏乐

 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发表《经济拐点与货币变局》主旨演讲,他认为,2024年是非常重要的宏观经济拐点。从政策看,无论财政还是货币政策都是非常重要的方向性转变的一年。从全球贸易看,是恢复到趋势性增长阶段的一年。从全球产业看,是新陈代谢加速的一年。从金融市场看,是风险偏好逐步回归的关键一年。处于这样的经济拐点和货币变局,对我们来说,选择积极比选择消极、选择前进比选择停滞、选择变化比选择不变是能在变局中开新局的最好方式。

  图为程实

  在程实看来,2024年全球经济处于拐点。美国为达到货币政策既定目标,且考虑到当前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及美国扩张财政的退出,美联储降息路径或超预期。货币政策转向若超预期,外溢效应将显著增强,叠加地缘风险,美联储货币政策溢出效应将更为复杂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程实认为,对于中国来说,机遇大于挑战,需要以进促稳,方可先破后立。具体来说,若我国继续优化制度支持、深化改革开放、谋求国际关系的不断改善及建设机制健全的资本市场,就可增强与全球货币政策的协调,优化弘化政策搭配平衡,推进人民币国际化进程。

  坤志资管首席经济学家俞平康在做题为《美元周期与民粹主义思潮》的主旨演讲时指出,美元是民粹主义从美国向其他国家传导的一个机制和渠道。同时,美国本土的民粹主义和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民粹主义,又强化了美元周期对经济和政治的影响。由于贫富分化趋势不减,本轮民粹主义思潮远未结束,对中国的围堵和贸易壁垒也不会减弱,我们要做好充分准备,包括统筹发展与安全,夯实货币金融体系,既要维持独立的央行体系以控制通胀,避免像拉美国家一样发生金融危机,也要建立强有力的资本市场,使货币坚挺。此外,要关注作为经济体系毛细血管的中小微金融机构的重要作用,有效激发其活力。

  图为俞平康



相关资讯